isak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吉时已到,新娘上轿……”

      世人皆知,第一名伶马公子娶妻了。

      那天的夕阳很美,普天之下都被那绝美的阳光笼罩,华丽又血腥。

      谁也没注意到那个昔日马公子身旁沉默寡言的人不见了,可能是太卑微了,所以他的生死从来不被关心,就连那个曾经总是温温柔笑的公子也忘记了

      那天是他的生辰。 也是公子成婚之日。 当马公子第一次见到那个姑娘的时候,他就明白离别的时候已经来临,可是他奢恋那份他曾经独属的温柔,于是他留下来了。
      
        他对自己说再呆久一点吧,当年公子的救命之恩不能就这么忘却,他不做这样忘恩负义的人。

         他终于靠这个理由说服自己留下来了。 只是后来他终于明白他从来都在骗自己,跟在名伶身边久了,所以连自己也都轻易骗过去了吧。

        公子成婚的前一晚,公子和他一起爬上屋顶,当天的月亮很大,很亮,很清,就连公子脸上的喜悦都一览无余。很好看,就是有点冷,冷的他想抱住自己,闭上双眼,不去看任何人。

     “唯亭,你不知道我现在都还觉得这一切不真实,只要过了今晚,我就可以和她携手以后的生活了。”

      “……”

      “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假的,我会不会一觉醒来一切都变回以前的模样”

      “不会的,”他终究是忍不住了,“公子,你和她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你们一定能长长久久的,你为她已经放弃了太多了,你们不能再受难了。”

      “公子,你当真这么喜欢她?”

       “是啊,我第一次见她是因为我误入一个园中,她就坐在玫瑰花旁小憩,看到我时她的眼神真是……”公子没再说下去,像是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眼睛微眯,嘴角上扬。

       夜色散去,这一日终于还是过去了,公子好像忘记他和他的第一次相遇了。

       他还小的时候,就被抛弃扔在了南山的遍山玫瑰丛旁,也是那时候马公子第一次见到他,并把他带回家当做亲兄弟一起长大。

       不过都已经过去了,谁又会和他一样记得。

        一天的繁琐事下来,拜完堂已是傍晚了。里屋一片喜庆,而他偷偷溜出来,最后拜别了马宅,这个陪伴他长大的宅子,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土地,这个埋藏他半生欢喜的人。

       他回到了南山,在那搭了个小茅屋,日复一日的照顾那满山的玫瑰花丛。

       那天,山岭上开满了玫瑰花,他突然很想他,那个温温柔的马公子,自己去看一下,应该不会打扰到他的生活吧,再不然,自己带一捧玫瑰花去,这里的玫瑰花,每一朵都用尽了他的心血,绝对是烟机最娇艳的花朵,这样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就这样带着满心的欢喜,下了山。

      许久不曾来过,就连以前最熟悉的从南山到马府的路他今日都走了整整四个时辰,多年未见,烟机却还是那样走时那般模样。

      不,至少马府不在了,他骗不了自己,马公子已经走了,听客栈的小二说,“这曾经啊的确是有个马府,可是前年就迁移了。”

      马维颜,我决定了,唯亭从此以后不会再守着对你的痴恋过一辈子,你有你的盛世,我也会有我的一方天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