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k

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撒野 随便写写

再次和朋友聊到撒野,真真觉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第一次看撒野的时候,并不觉得惊艳,只是觉得那样的丞哥,本来就应该身处我们身边,作者大大不过是描写了一个我们身边很普通的人。于是乎,所有的事情都合乎情理。

丞哥刚来到钢厂的时候,真的觉得心里失落,以前他不顾一切的肆意是因为他以为背后依靠的是一座永远不会倒的大山,虽然从不曾走进心里,但是在那里有他专属的房间,有他一副碗筷,也许丞哥永远不会想到,有一天,山崩了,他永远被隔在了那扇门之外,从以前就稀薄的那一丝温情也终于被他挥霍掉了。

以后的路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未来……渺茫

从一个干净整洁的城市来到一个灰暗,仿佛光明从不属于的破败小镇,就像经历了变形计,不同的是,他们最后还是能回到自己出发的地方,有人在牵挂着他们。

而他……只有这个嗜牌如命的大叔,对了,这个大叔说是他的爸爸。

他实在是憋不住了,自己明明很平和的接受了事实,可是真正的来到这儿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格格不入。他要朝夕相处的人不该是那个那个只顾自己的中年大叔,而他想住的地方也不是这个潮湿的,闻不到一丝油盐的冰冷的铁桶……

就像一只虎视耽耽的蜘蛛,射出巨大的网,死死裹住里面的猎物,呼吸都堵在了喉咙里。

窒息感无力感烦躁不安。

接下来的真的实在忍不住想再去看一遍再写了
明明是甜的文,
每次看的时候总是藏不住眼泪

大概后遗症就是每次看到
算了吧
三个字都委屈的不行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