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其实还想,再见一面

〖曦瑶〗桃语(二)


东方逐渐明亮起来,雾气也开始消散,连同着眼前的金光瑶也开始慢慢变得透明。

蓝曦臣急切地想要留住金光瑶,可是眼前的人却消散的更快,转眼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蓝曦臣终于不顾那些礼法了,伸出手去紧紧抱住金光瑶。

“阿瑶,你听我说,
我已经酿好了一壶天子笑,就埋在东头的那头桃树下,上次我偷偷打开过,很是香醇。
我在溪水旁还建了一间屋舍,你不是埋怨没尝过我为你做的饭菜吗,我做了好多你喜欢的桃酥。
还有…………
阿瑶,别走,好不好”

可是怀中空空如也,只有满山的桃树依旧,春风轻拂,空气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天子笑的甜腻。

太阳渐渐升起,周围由灰暗一下变得宽敞明亮起来,阳光照射到草叶上的露珠,从露珠里能看到橙红的太阳,盛放的桃林,以及地上那个双眼空洞的蓝曦臣。

蓝曦臣的手轻轻盖住双眼,呢喃道

“阿瑶,我想,我想每天为你做桃酥。
我想……
阿瑶,我想留你在世间。”

一滴泪从脸颊滑落,在一片寂静中,滴在身旁的配剑上。

“哒”的一声,梦醒了

蓝曦臣抬手摆正松散的抹额,抹干湿润的眼眶,拾起佩剑,重新做回雅正的泽芜君,朝着身后的桃林深深的望了一眼,离去了。

蓝曦臣该恨金光瑶的,他做了那么多坏事,让那么多生灵毁于一旦。可是,金光瑶却给予了蓝曦臣所有的温柔。将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全部剖开摆在蓝曦臣面前。

站在朗朗乾坤下,泽芜尊不能想起敛芳尊。

只有在暮庄里,蓝曦臣可以想起金光瑶,那个愿与他在大雪纷飞的屋檐下畅所欲言的阿瑶。

想来真是可笑呢,两个人都曾亲手奉上自己的真心,只是一个太早,一个又太迟。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