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其实还想,再见一面

〖曦瑶〗桃语(四)

蓝曦臣就这么搂着金光瑶,盯着他,深深地望着他,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满脸鲜血,肤色惨白,平日里总是笑意盈盈的眼睛如今紧紧闭着,毫无生气,整洁的衣服也被撕碎成一条条沾满鲜血的破烂布条,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原来再次见到你,还是会止不住的心疼。

魏无羡在旁注视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泽芜君,你要救他?”

“是”

“那还等什么,快带回蓝家啊!不然过会气都没了,神仙都无力回天!”

蓝曦臣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耽误了好久,七手八脚的连忙把金光瑶弄到了后背上,却在金光瑶的手搭在他肩上时心头猛地一难受。

夜黑漆漆的,路很漫长,如果能一直走下去,也是极好的。

眼前渐渐明亮起来,寂静被打破。

“泽芜君!夷陵老祖!含光君!……”

欢呼声此起彼伏,蓝思追快步跑到一众蓝家小辈前面,停在蓝忘机面前,哑声道,

“含光君,我们听你的话,没有上山,
下次,下次可不可以带上我……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蓝忘机罕见的摸了摸蓝思追的头,柔声说道:“没事了”

魏无羡嘴一撅,拍掉蓝忘机的手,揽过蓝思追凑近耳边小声的安慰。

蓝忘机却是瞧不下去,拉过那个挑衅他的人冷声道

“凑这么近是为何?”

蓝思追看着这两人秀恩爱的争吵,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可下一刻他又心悬了起来,刚才夜色深厚,现在才看清泽芜君背上还有一个人。

“泽芜君,这是……”

“思追,不要声张。”

待一行人回到蓝家的时候已经深夜了。蓝曦臣带上门,为金光瑶清洗。

除去一身的血污,金光瑶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阴凉之气,肤色更是病态的白。

阿瑶……许久未见太阳了。

躺上床的时候,蓝曦臣本以为自己会失眠,今日发生的一切现在才一幕一幕清晰的放映在脑海中,来不及感受的苦楚,无奈,喜悦现在像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一切的一切却在靠近金光瑶的时候突然安定下来,蓝曦臣莞尔一笑,将手轻轻搭在金光瑶腰上,抓住一处衣角,望着眼前人的后背,渐渐没了意识。

夜很深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晨光照进床头的时候,蓝曦臣终于醒了,然而已经错过晨起的时辰很久了。

有多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呢,蓝曦臣苦笑着摇摇头,约莫是他走后的每一天。

打开门的时候,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刚下过雨的空气中还夹杂着阵阵花香,沁人心脾。

活着,真好。

再回到房里时,金光瑶已经醒过来了,他睁着无神的眼神,呆坐在床上。看见蓝曦臣的时候终于有所反应,伸出双手。

“抱”

蓝曦臣愣住了,待大脑终于反应过来时,身体早已扑去紧紧抱住了金光瑶。

日上竿头,蓝曦臣他们还是想不出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仅凭那几个小道士说的无意间发现的鬼符便想来这扬名立万他们是万万不信的。可是再问他们,他们也只是痛哭流涕,不住摇头,什么也问不出来。

蓝忘机从门外回来,“兄长,叔父叫你。”

究竟是瞒不住的,蓝曦臣明白有些事终究是要去面对的。

那一次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有从外面带烧鸡偷偷翻墙回来的魏无羡看到蓝启仁疲惫地看着蓝曦臣。

“你当真要救他……?”

“叔父,
对不起
我放不下……”

“终究是老了,你们爱做什么就做什么罢。”

蓝曦臣再回到寒室的时候,魏无羡正在为金光瑶把脉,金光瑶托着脸,昏昏欲睡,听到开门声,懒懒地瞥了一眼,发现是蓝曦臣,一下雀跃起来,挣开魏无羡的手,伸向门口的人。

“抱!”

蓝曦臣隐去心中的无奈与苦楚,眉眼带笑的走向金光瑶,握住他的手,转头望向魏无羡。

“无羡,如何?”

“麻烦。”魏无羡摇摇头,“怕是丢魂了。”

“怎样才能找回?”

“难呐,任何地方都可能是他的藏身之处。”

蓝曦臣看着金光瑶,更用力地握住他的手,手指从掌心滑到指尖,轻声说

“我会找到的……”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