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我们终会遇见,这是上天注定

【曦瑶】桃语(六)

天明了,要启程了。

旅途总是令人愉快的。金光瑶对着一切普遍的事物都献上自己最纯真的笑容,蓝曦臣跟在金光瑶身后,清风送来眼前人的笑颜,蓝曦臣终于暂且放下心中的慌乱。

魏无羡在出发前告诉过他要首先回到金光瑶灵魂的出生地,然后找到金光瑶出生第一个见到的人,灵魂会以第一个见到的人为据点,从后推进。再设法用他给蓝曦臣的那面古镜便可进入金光瑶往日的时空。

灵魂会停在人一生,由善到恶的那一瞬间。那时再找到灵魂便再容易不过了。但是此法会耗掉施法者几近全部的修为。

魏无羡盯着蓝曦臣,认真地问:“你可愿意?”

“虽九死其犹未悔。”

找到思诗轩容易,可是第一个见到的人却无从下手。
蓝曦臣一到思诗轩便四处奔波,可是没有任何成果。

当清晨的阳光撒在蓝曦臣身上时,他才猛然惊醒,昨夜他靠在窗前,不住的思索那人会是谁,却是抵不住几天不休息的困意,闭上了眼,醒来的时候,身旁多了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字,蓝曦臣看到后,眼神一亮,拉起趴在桌上的金光瑶快步离开。

可是如果此时蓝曦臣静下心来仔细想,他会明白,如今的金光瑶神智不清,是不可能写得下他的答案的。

蓝曦臣拉着金光瑶历经坎坷终于来到了孟女的墓前。他安置好金光瑶,并在周围布上重重防护,才拿出古镜,开始设法。

蓝曦臣只觉得眼前有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再睁开眼时,他已经来到了思诗轩,昔日的思诗轩一片辉煌,里面的人花天酒地,蓝曦臣别过头去不忍看这一番纸醉金迷的场景。

他屏息凝神才从喧嚣的嬉笑声里勉强辨认出金光瑶的方位。

那是在二楼的一个小小的隔间里。

孟女皱着眉头,面有怒容地看着眼前小小的金光瑶。

“孟瑶,你怎么能逃学?你知道为了能让你去上学,我求了多久的先生!”

“娘亲,他们说……”金光瑶低着头,双手委屈地不住揉弄胸前的衣物。哽咽着将剩下半句话咽回肚里。

说我是娼妓之子……

孟女见金光瑶委屈巴巴,不由得放软语气。

“阿瑶,好孩子,你要好好学,将来学得一身本领去见你父亲。”

孟女将金光瑶轻轻搂进怀中,爱怜地一下又一下摸着金光瑶的头。她都明白,纵使心比天高却也敌不过她出身勾栏,当初执意生下阿瑶便注定了今后的路坎坷不平,可是她不后悔。

蓝曦臣看着金光瑶小小的背影,感受着他从小受到的欺辱,不甘,愤怒和来自孟女沉重的期望。

再往前走,却是见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那年他带着书籍逃亡,险些被温人追到时,被孟瑶搭救。

“公子,不知你是为何而逃?”

“……仇人”

“那这样的话,公子介意在我家暂且避避风头吗?”

“谢谢公子,在下蓝涣,不知公子姓名?”

“孟 瑶”

那段时间是蓝曦臣做梦都想重来的,一起晨起练习,中午的时候,阿瑶会为他做一桌丰盛的菜肴,傍晚的时候,便迎着夕阳,一路嬉笑。

“公子,要走了吗?”

“对……”

过后是长久的沉默。最后还是金光瑶率先打破沉默。

“那祝公子一路平安。”

蓝涣走了,蓝曦臣看着他越行越远,转过头时,听到一句消散在风中的话。

“果然我所珍视的人都要离我而去吗。”

不是的!!!我没有想过离开你!可是蓝曦臣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只能无力地看着金光瑶一步一步垂着头慢慢回到思诗轩。

蓝曦臣跟在金光瑶身后,看着他失魂落魄,心里百味杂陈。

眼见着金光瑶走进了思诗轩,蓝曦臣突然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思诗轩的老板娘,坐在孟女的房间里,指着地上乱做一团的衣物,轻蔑地看着金光瑶。

“留你们这么久,不过是看在你娘还能给我挣钱的份上,如今,你娘也快不行了,你们就拿好自己的地方乖乖腾地方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扭了扭丰腴的身子走了。

金光瑶气极,双手握成拳头,青筋暴起,正欲找那老板娘讨个说法时,孟女拉住金光瑶的衣袖。

“阿瑶,冷静,待我死后,咳咳……你拿着这枚珍珠扣子去兰陵金氏,找金光善,咳咳……他是你的父亲,他会认你的。”孟女咳嗽不断。

“娘亲,不要,
不要,再陪我久一点……”

金光瑶抓住孟女干枯的手,双眼通红,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娘亲,再陪陪我……

求您,不要走”

孟女慈爱地看着金光瑶,终究是没能说出任何话,去了。

金光瑶愣在原地,突然感觉到来自地狱的寒冷,他紧紧地抱住自己,却怎么做都无济于事。

金光瑶看着孟女,看着他一生可悲的母亲,泪流不止。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