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我们终会遇见,这是上天注定

〖曦瑶〗桃语(一)

嗯嗯嗯,设定是在观音庙一事之后的第九年,大家将就着看吧,半夜脑子有点不清醒,可能写的很迷(ノ_・。)

       太阳悬在高空,阳光炙烤着大地,路旁的金星雪浪也被晒的软软绵绵,叶片无力的垂落在地上,只有那茎还依然挺在那里,倔强的等待着最后的救赎。

      自从金光瑶和聂明玦封压在一个棺材已经过去了九年,泽芜尊也在那之后正式接管整个姑苏蓝氏。

       一切好像都尘埃落定了,恶鬼已处,天下平定。

       但黑暗总是衍生在光明最盛之处的。

       九年,说长不长,稍一恍惚,观音庙之事还是清楚的浮现在当初亲身经历之人身上,伸出手,好像就能拔出插在少年胸口的剑。

       每年春暖花开之际,蓝曦臣都会喝上整整一壶天子笑,才会迷迷糊糊的摘下一束桃枝,跑到暮庄,躺在铺满花瓣的草地上,枕剑沉沉睡去。

       “二哥,有件事我想与你说很久了。”

       “何事?”

      “我……我……我其实……”

      眼见着金光瑶被话憋的耳根泛红,蓝曦臣忍不住凑身过去轻轻攀住金光瑶的肩膀,低声细语。

      “阿瑶,任何事你皆可与我说。”

       而金光瑶却是仿佛被吓到,身形一抖,脸上泛起了一阵微红。感觉到脸上不同平常的热度,金光瑶只得低下头,双手不知所措的胡乱摆放。

      良久,金光瑶抬起头,却望见蓝曦臣的眼眸里印出一个小小的他,那双装的下天下人的眼眸竟然有朝一日也能装下一个金光瑶。金光瑶抑制不住自身的颤抖,手不自主的伸向蓝曦臣,却在即将抚摸到蓝曦臣的时候轻轻踮脚摘下了头顶的桃枝。

       “二哥,有些事我从不曾与他人提起过,今日,我想讲给你听。
      我从不喜欢金星雪浪,它实在是太明艳,太晃眼了。
       可是,母亲说,我是兰陵金氏的子孙,是成大事之人,就要承得起别人的目光,就要撑得起金星雪浪这样瞩目的花。
       二哥,有些话,我只允许自己说一次,希望你听过之后也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金光瑶,不愿做踩着别人往上爬的人
       我只想在这桃花林喝整夜的天子笑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踏踏实实睡一夜的好觉”

       蓝曦臣只觉得今年的春风吹的有点暖,阳光落在身上,连带着心脏也开始快速的跳动。过了许久,蓝曦臣才寻回自己的声音,颤抖着问。

        “……真的?”

        当然是真的,喜欢桃花是真的,喜欢蓝曦臣也是真的,可惜那样甜蜜的话语,金光瑶不能也不敢说。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