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我们终会遇见,这是上天注定

曦瑶/桃语(三)

/(ㄒoㄒ)/~~因为偷懒没有写大纲,所以卡了好久一直难产,终于我……又回来了!(ー`´ー)

迎面而来的春风吹乱了蓝曦臣的发丝,也吹乱了他满心的愁思。

成为蓝家的掌门人,成为天下人的守护者

对天下苍生负责,那对金光瑶呢?

从小到大,蓝曦臣接受的教育便是仁义道德……从未有人教过他如何去接受一个罪恶滔天的人,也从未有人教过他如何去爱一个人。

蓝曦臣回到寒室,点了熏香,淡淡的香味弥漫整个房间,平和舒畅,心旷神怡。蓝曦臣呆坐在窗边,望着天空,脑中一片空白。

“叩叩叩”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思追慌忙推开门,上气不接下气道:“泽芜君,观音庙忽而怨气大增 ,恐有变数。”

蓝曦臣突然心悸不已,右手紧紧撰住衣角,才勉强止住颤抖的手。

“思追,快!”

房门一开,蓝曦臣已不见踪影。

在赶去观音庙的途中,蓝曦臣止不住的猜测到底发生了何事,越想,心跳的越快,就快要跳出胸膛了。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蓝曦臣的不安更是到达了极点,忽而一瞥,看见几个道士装的小青年正到处逃窜着。
聂明玦已经跳出棺材,十分暴躁,不住的攻击周围所有的东西,昔日精美的庙宇现在一片狼藉,破碎的瓦片撒了一地,艳丽的布条堆积在墙瓦下。门前的树被生生连根拔起,扔在一旁。天空一片阴沉,乌云盖顶,尘土飞扬,狂风肆虐。

还好,他不在这儿……蓝曦臣四处寻找着,在庙宇的最后那座祠堂下看到一抹金黄的衣角的时候,蓝曦臣狂跳的心终于渐渐平复下来。

再回到聂明玦周围时,看到了挂在树梢上的鬼符,蓝曦臣暗叹一声“不好!”

身后,蓝忘机魏无羡也紧接着赶到。蓝曦臣指向着鬼符,望着魏无羡。

“怎么办?”

魏无羡顺着蓝曦臣的手看去,啐了一口,骂了一句难听的话。

“*****现下只有一个法子了,以毒攻毒!若是成了,聂明玦便永远消失。若是不成,便是同归于尽……泽芜君,你可同意?”

蓝曦臣望向聂明玦,眉头紧皱,咬牙终究是点了头。

三人马上动身包围聂明玦各自占据一角,魏无羡站在前方不远,用剑在手上割出一道伤口,果然聂明玦闻着血味,朝着魏无羡走去。此时,蓝忘机和蓝曦臣便同时甩出金线死死捆住聂明玦,合力压制住聂明玦,魏无羡找准机会,用随手捡起的树枝沾上鲜血,在聂明玦周围画着符法。可聂明玦不断的挣扎扭动,愈加狂躁,隐约有挣脱的迹象。就在蓝曦臣和蓝忘机快要支撑不住之时,魏无羡终于结束了满地打滚,转身在聂明玦头上贴上一张符,禁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

忽而睁开眼睛。大喊一声“躲开!”

蓝曦臣和蓝忘机来不及多想,便松手往后撤。与此同时,天空突然劈下一道天雷,聂明玦在他们面前爆体而亡了。

聂明玦……亡了,一代枭雄……亡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魏无羡更是不管不顾的钻进蓝忘机的怀里。

“蓝湛蓝湛,刚刚吓死小爷我了!回去你要好好补偿我,不许再藏着我的天子笑了!”

“……”

魏无羡看了蓝忘机一眼,明白这就算默许了,嘴角不自觉的翘起,谁叫他家蓝二哥哥真是世上第一可爱呢!

魏无羡回头刚想找蓝曦臣谈论一下今日发生之事,却怎么瞧不见人。魏无羡突然顿住,望向蓝忘机结结巴巴的说:“不会……不会没躲开吧?!”

蓝忘机听完,略嫌弃的望了一眼魏无羡,抬手指向一堆废墟上一抹蓝色。

蓝曦臣亲眼目睹着聂明玦的逝去,不舍难过,可他只悲伤了片刻便马上爬起来扑向那堆废墟,刚刚明明还看见金光瑶躺在被掀顶的祠堂下的,怎料片刻的功夫,祠堂塌了。

蓝曦臣发了疯似的掀开墙瓦,双手流血却也不曾停下片刻,但老天存心与蓝曦臣做对一般,金光瑶始终没有出现。

最后魏无羡实在看不下去了,与蓝忘机一起帮着挪开石块。

天渐渐黑了,随着一声惊呼,魏无羡终于摸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金光瑶终于找到了!

蓝曦臣站起来的时候双脚发软,一激动差点跪下,却还是踉踉跄跄地奔到魏无羡旁边,一把抱住金光瑶,双手不自觉的紧紧箍住他,蓝曦臣深深地吸了口气,食指颤动着慢慢移到金光瑶的人中处,眼泪倏地流了出来。

还好,还在……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