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

我们终会遇见,这是上天注定

【曦瑶】时光总会教会我们如何去爱(二)

撩人不自知的蓝大来了!

两个原创人物。

转眼已是三月底,春色却并未临幸澜山,四周还是一如既往地寒风刺骨。

雪花悠悠扬扬地漂到坐在门口独自赏这雪景的金光瑶的布帽上,很快又融化成了一滩水。


在门外待了太久,以至于帽子顶上湿了一大片,这才察觉到冷意,可他也只是把手缩进了衣袖里,汲取着薄薄的暖意,丝毫没有进屋内坐在火炉旁烤干衣物的意思。

最后还是被刚从山里狩猎回来的苏无看见,强拖着进了火炉旁。

他把刚打的两只兔子放在炉火旁之后,就开始数落起金光瑶来:“你说你现在好不容易身体有点好转,你就这么折腾自己?”

金光瑶乖巧地把帽子放火炉上烤着,一脸真诚地看着苏无:“我实在是太久没见过雪了,今天难得,便想好好瞧瞧。”

苏无被反驳得哑口无言,下垂着眼,颇有些委屈道:“那两年,不准你出来,还不是为了你身体着想。”

“好好好,我都明白。”金光瑶实在是见不得他半点委屈的样子,“你就当我没见过世面,今天头一次见着,行吗?”

说到这,苏无狠狠地瞥了他一眼,甩下一句话就进了厨房:“别乱跑,我给你熬姜汤去!”

趁苏无进了厨房的空挡,金光瑶又悄悄地溜到了方才坐过的小凳上,冲着一片白茫茫发呆。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雪,金陵少雪,罕见的程度更是到了几十年一次的光景。

所以他第一次见雪,是在云深不知处。

雪飘飘洋洋落下的时候,金光瑶刚出寒室的房门,蓝曦臣跟在他身后,本意想着送他到门口,见忽然下起了小雪,只得折回房内取伞。

提着伞再出现在门口时,原本安份站在屋檐下躲雪的金光瑶站在了院落的最中央。

他闭着眼,微仰着头,嘴角抿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蓝曦臣放下伞,走到他身边,鞋印踩在雪上,发出细微咯嘣的声音。

金光瑶听着声响,知道是他来了,并未转身,继续闭着眼,笑着说:“二哥,你听,雪飘来的声音。”

蓝曦臣脚步顿了会,似乎是在认真倾听雪落的声音。

不一会,只听见窸窣的声音,一件暖和的还带着人体温的大氅披在了金光瑶身上,蓝曦臣绕到金光瑶身前,微微倾身为他系好扣子。

金光瑶发誓,他这一生,心跳从未如此快过。


蓝曦臣凑近一分,金光瑶便梗着脖子往后缩一分,脸上虽是仍无异样,脖子以下却是肉眼可见的红透起来,万幸他今天穿的是件衣领较高的衣服,将脖子那块挡的严严实实,不能瞧出一点端倪。

鸦羽一般的睫毛柔顺地附在眼睛上,在雪白无暇的雪光照耀下,打下一片阴影,眼眸低垂着,似乎把这世间所有的温柔双手递到人前。

金光瑶视线往上挪移着,便不可避免地溺进那双含笑的眼里,那里的星辰,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这样过近的距离对他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可以闻到来自蓝曦臣身上的淡淡的薄荷味,他似乎天生就弥散着清冷的气质。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近到呼吸都缠在了一起。

金光瑶只觉得脑子里炸轰轰的,一时之间身体都僵了起来,连带着狂跳不已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系好大氅之后,蓝曦臣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继续站在那,没有动,就像是定格住了一般。

金光瑶想说点什么,嘴唇刚想动,蓝曦臣难得的皱起了眉头,他也只好放弃。

直到温热的鼻尖上感觉到一丝凉意时,蓝曦臣才像解封般动了,他凑近身来,勾起食指,为金光瑶擦去雪迹之后又很快的推开了。

一连串动作,金光瑶还没来得及消化,就听蓝曦臣说:“我听到了。”

“雪落在你身上的声音。”蓝曦臣笑着,似乎是在等一个表扬。

人会脸红心跳第一次是因为荷尔蒙的影响,但是到第二次第三次更多的是因为他戳中了你的心,你心里那扇禁闭到落了灰的门,就那么因为他某一个动作或语言,就这么无条件的为他敞开了。

这一瞬间,所有狂跳躁动的心思都静下来了,金光瑶甚至没有比现在更清醒过,他知道他现在就想吻蓝曦臣了。

迫切的想,急不可待的想,再多拖一会他可能都会气火攻心。

可是他没有。

因为他说:“二哥,我走了。”

蓝曦臣愣了一顺,转身就想去拿伞:“等等,雪大别着凉。”

金光瑶没有等他,脚步匆匆的离开,逃似的跨去了这撒满冬雪的院落。

第一次在蓝曦臣面前顾不上礼仪,因为他知道,再不走,他的心就要跳出来,大声宣告他的想法。

现在唯愿蓝曦臣不深究,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感觉到,他们之间还是以前的关系,没有任何一味调味剂,干干净净地可以摆在明面上。

可是……人都求一个如果。

如果他要是想明白了该多好,那样两个人就把心意剖开给对方,顺理成章的好好在一起。

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两相情愿?


说到底还不是有那么失意之人。

金光瑶想啊:但其实,还是他根本就配不上蓝曦臣。

一个满身污垢甚至连心也是黑的人怎么能和圣洁化身的人相提并论。

雪越下越大了,空中的雪花没有任何阻拦地堆积到了金光瑶头上,一片一片,一层一层,帮他埋去所有他不堪的思想。

然而眼前的雪也越下越大了,苏无气鼓鼓地走近,本来身子就虚弱,还不听话硬要跑到这冷的叫人发颤的地方待着。

“你就这么不把自己身子当回事?”苏无质问着。

金光瑶笑着,眼里眸光流转像活过来一样,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听得到雪落的声音吗?”


苏无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雪落哪有什么声音?”

金光瑶指着远处白茫茫一片,又指着自己心口:“你听。”


话还没说完,金光瑶就咳嗽起来。

苏无一见如此,顿时没了心情再去懂他刚刚说的糊里糊涂的话,架起他就往屋里带,“雪落重要还是你自己身子重要?你心里拿不准吗?”

金光瑶没回答这个问题,根本不用想,答案就已经明明白白地刻在了他心口,他默默地推开扶桑的手,努力挺直着腰板,缓缓道:“你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

苏无也不计较这些,把桌上的姜汤一把塞到金光瑶手里,故作恶狠狠地说:“快喝!”

金光瑶双手捧着姜汤,看了一眼还漂浮在汤里的姜,瞬间就觉得一股苦味弥漫到了嗓子眼,撅着嘴仰头看着生气站的离他远远的苏无:“好苦。”


苏无装作没看到,没搭理金光瑶。

金光瑶也清楚他自己的身体,捏着鼻子喝了下去。


好苦。


比那次回到金陵后,蓝曦臣差人送来的姜汤苦多了。

——tbc

放心,苏无不喜欢阿瑶,阿瑶为什么对他那么好和阿瑶为什么身体那么弱,具体原因我后面会一步步解释清楚,希望大家能陪着我讲完这个故事就好了。

评论(4)

热度(33)